"小姐,你也太扯了吧,居然可以開著SOLIO這種小車從桃園開下來高雄。"我誇張的喊著。

"不行嗎?SOLIO也跑很快啊,我最高可以開到140公里呢。菲兒一點也不甘示弱的護著她心愛的SOLIO,深怕有人批評她不顧家人反對之下所做的決定是不明確的選擇。雖然這可能是逞強之下的結果,但結果既然成為事實,就要捍衛到底。只是,或許菲兒自己本身也沒有察覺這微妙的心理吧。

"菲兒接著說:"你開吧!高雄路我不熟。"

"OK啦!想去吃什麼呢?天氣有點冷,去吃火鍋吧!有沒有吃過檸檬香茅火鍋?"我一邊坐上駕駛座,一邊學著菲兒最常用的口頭禪"OK啦"回答她。並且將她最自豪的SOLIO掉頭往三多路的檸檬香茅火鍋前進。



95/3/27 03:00

"高雄中正交流道到了,要下車的旅客請準備下車。"經過了四個小時在統聯客運上的折騰,終於抵達高雄了。

回想起這十二個小時,居然往返了高雄與桃園兩地。而誇張的是下午三點多開車出發前往桃園居然花了將近七個小時的時間。抵達了桃園,將菲兒安全送到家,便馬不停蹄的往統聯客運方向走去。

平日到處可見的計程車,居然在這該死的下雨天裡連個縱影也沒有。害得我只能快步的走在漆黑的陌生城市。要不是為了這點笑死人的道德觀念、要不是和這雖然才第二次見面的菲兒共度了難忘的一夜。我想我也不會笨到這般舟車勞累吧!

但想到那一夜,我的嘴角很自然的又泛起了笑意。


那一夜。廿五日,周末,令人容易恍神的夜晚,尤其在女生心情低落難過的時候,往往就會有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那一夜,夾雜著緊張、痛苦、害怕、哀號、不斷滲出的血絲、剪破的褲襪、污穢的上衣還有一點都不應景的笑聲。而這笑聲全來自於另一個人,除了菲兒之外的另一個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四個小時之內,卻讓這一對第二次見面的男女留下了永遠的記憶。


滴水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