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想要回家嗎?你是不是不想讓家裡的人擔心?"面對和我一樣是隻身在外的菲兒,我很瞭解現在這種心情。"如果不想要回家,今晚我們就找間旅館住了吧!"我提議著。

"我不要讓家裡的人知道,只是剛才己經說要回去了呢?怎麼辦?"整個右半邊身體都在痛,眼眶還有著淚水的菲兒擔心著問道。

"你就告訴家裡的人說:明天一大早就要趕回台北去了,所以乾脆住同事家比較方便,今晚就不回家了。"我輕聲的告訴菲兒,希望能減少她不安的情緒。即使是一點點也好。

和家人通完電話後,菲兒又撥了一通電話。"芙姐,我出車禍了"。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什麼,只見菲兒嗯、嗯的回答,接著就把手機遞給了我!

"摸西摸西!"我不改俏皮的口氣回答著,即使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她那管家婆,芙姐,隔著手機口氣很嚴厲的質問我"今晚你要跟她睡嗎?"突然間被人這樣問,即使是剛才都己經確定的事卻也不知要如何回答了。我只有含糊且慌張的說著"我沒有要跟她睡,不過,我會陪她住"。我很難想像這二句聽在芙姐耳中有什麼不同。

只是,在我把電話交回給菲兒。菲兒貼著電話不發一語的同時,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突然又泛起淚光。那是種心酸、無力感,突然間被世界遺棄的眼淚。就在這感覺熟悉卻又異常陌生的高雄夜晚。



95/03/26 01:30

離開醫院,搭上計程車,距離大東醫院230元車資的地方。我扶著菲兒從計程車下來,回到二個小時前我們停車的地方。

也是這驚險刺激的一夜的開始。

這一夜。我和菲兒。第二次見面。接下來的夜晚是我第一次和剛認識一個星期的網友,在旅館共同渡過的一個晚上。


我第一次的ONE NIGHT STAND。就葬送在這一場莫名其妙的事故。完。



後記:這是我第一次試著以小說體來記錄一件事。長達七千個字的內容對我來說是個挑戰。花了二個夜晚終於完成。可惡的無名卻沒辦法讓我一次完整post上來,算是美中不足的地方吧。

滴水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