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家人問你怎麼下來的,你就說和同事一起坐車下來的,待會同事會載你回家。"我連菲兒家人可能會問的問題都先想好了,我真是個天才啊。"快打電話吧!"我催促著。


只是,這個時候菲兒再怎麼也料想不到,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所有事情都變得失控了。



95/03/25 22:40


"哇!在這裡晃了這麼久了喔...該要回去了呢!走吧!"我們起身準備離開城市光廊,並且對菲兒提出邀請。"有機會要常回來高雄走走囉!身為高雄人的你居然是第一次到城市光廊。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是啊!覺得高雄這幾年變了好多,但總是沒有機會好好享受一下,每次回來都是來去匆匆的。如果有機會的話,是真該要的好好的停留幾天!"菲兒若有所思的回答著。

"其實我怎麼不會想要休息呢?只是,現在並不是我可以休息的時候啊!芙姐對我的期望、我想要給家人更好的生活、我要對相信我的下線負責、我要讓還是學生的若音賺到錢,因為若音和我一樣想要讓媽媽過更好的生活。"菲兒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即使自己己感覺疲累,但她知道她不能喊累。

看著菲兒若有所思的臉,透露著你的焦急與不安,但也感覺到你的用心和努力。其實很想告訴你:"你己經做的很好了。允許自己有成長的空間是必要的。而且適時的讓自己休息,是完全的休息喔!而不是嘴裡喊著休息,其實心裡卻一直放不下,那樣只會把自己推向無力的深淵。"只是這些話我沒有說出口,只有在心裡思索著。因為我知道,除了菲兒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幫助她。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會知道?我只能說..因為我們是一掛的。

懂嗎?一掛的!



滴水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