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3/26 11:00


早上十一點準備要出門的我,看著還在熟睡的菲兒,我輕聲的蹲下來,就在昨晚菲兒忍著痛留下來的一點一點鮮紅色血跡的白色的床單旁。"還很疼嗎?昨晚有沒有睡著呢?"我憐惜的問著,但不可避免的是我嘴角仍帶著笑意。

"嗯!"菲兒含糊的應了一句。"但還是很痛,而且血好像還在流呢!"

"嗯嗯!還有,你想想喔。有沒有確定要回桃園去。如果沒有要回去,那旅館我們就在續訂一晚;如果要回去的話,我會送你回去的。畢竟,害你變成這樣,我想,我是男生,再怎樣我也該負點責任吧!二點半前我如果沒有趕回來,那你跟櫃檯說在加訂一個小時。"我起身準備出去參加朋友的歸寧。"還有,你的車子借我囉"下午見,我會記得幫你帶些菜尾回來讓你補一下嘿!



95/03/26 15:30


"我回來囉!喏!這些東西先吃了吧。應該餓扁了吧!"我看著還躺在床上的菲兒,我的T-SHIT在她身上顯得有點大,只是原本是穿著我的短褲的她,現在卻換成原先的裙子。"為什麼不穿著我的短褲就好了呢,不會比較方便嗎?

"會痛"菲兒一邊緩慢的離開床,一邊回答著。只是我搞不懂會痛這檔事和穿褲子或裙子有什麼關係?我問著菲兒"有什麼差別嗎?

"有啊!褲子會磨擦到啊,裙子不會。"我隨便應喝著,因為這個答案並不能滿足我但我也不想在繼續討論著她該穿褲子還是裙子。

就這樣我們離開了飯店,就這樣結束了這激情難忘的一個夜晚。

"都三點半了呢,如果送你回到桃園。好運的話!五個小時,至少我還可以在九點多搭上回高雄的班車,那應該可以在凌晨一點回到高雄"我心裡盤算著,為這一夜的意外,我必須要付出多少代價。畢竟,發生這檔事,我多少都要有責任的。總的都要留給菲兒一個好的結束吧。


滴水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