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我曾經撞壞二台摩拖車呢!"菲兒突然冒出這一句話。就在摩拖車行經九如路底,往鳳山建國路的方向過去。

"前面有警察!"就在我說完這句話,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出乎意料的快。

突然間,我感覺到摩拖車瞬間停了下來,菲兒握著的把手往右前方轉了過去。突然的阻力和原本的衝力交錯在我和菲兒之間。我雙腳往地面一踩,試圖穩住往右前方傾斜的衝力。接著膝蓋和雙手同時著地。只是菲兒的情況可沒有我好了。

在那一瞬間,菲兒的腳來不及踩到地面便隨著車子的衝力往右前方倒了下去。菲兒的膝蓋直接撞擊到柏油路面,而手掌還來不及離開把手,手肘也第一時間的往柏油路面磨擦過去。所有的連貫動作由下到上,一直到我眼睜睜看著菲兒的頭敲擊到地面。整個畫面才完全停止。

我手腳撐著我的身體弓了起來,和路面形成了一個空間。而菲兒就倒在裡面。在一個很大的轉彎。向左前方四十五度方向劃去。一個很大的弧形路線上。



95/03/26 00:40


"你先去前面掛號。"大東醫院急診室護士一臉不高興的催促著我到前面櫃檯去掛號。似乎我們是這個安靜無聲世界中的破壞者。

"你是她男朋友嗎?"這是這半個小時以來第三個問我的人的了。除了先前路口那二位的警察、急診室的醫生,我的回答是"不是"之外,面對第三個人的詢問,我心裡想著或許要換個答案才能結束這毫無意義的問題吧。"是"

"沒有什麼大礙,只有擦傷而己,待會打個消炎止痛的針就沒事了。"急診室的醫生這樣告訴著躺在病床上驚魂未定的菲兒。

"天啊!好好笑喔!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啊?"打從發生"犁田"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止不住的狂笑。這和埋頭坐在路邊的不斷哭泣的菲兒形成強烈對比。尤其是我想到警察問菲兒"妳們有沒有吵架?""妳認不認識他"這種蠢問題時。我只想笑這一夜太突然了。


滴水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